春雪一梦

此人丧病,杂食无底限。腐生格言:爱他就让他受!

最新一期的广播剧真的是刀上淋糖,糖里带刀啊……

瑶妹哄孩子真的把人心都哄化了。可爱,想写生子,瑶妹奶孩子……(危险发言)

正文一拖再拖,脑洞段子却一个个蹦哒的按都按不住,甚至小攻们一个都没出场,就想新手司机飙车了……吸一口瑶妹冷静冷静


加入孟瑶有个姐姐(6)

瑶妹失去了身边最后一个亲人....

下一章还要在父亲家里被人踹下高台....简直写不下去了,我jio的自己是个后妈吧(瑶瑶,对不起你)

唯一开心的地方,下一章蓝大上线

始于危难,相交莫逆

----------------------------------------

“瑶瑶,咳咳...是瑶瑶,回来了么。”小巷深处,一间颇为破败的房舍的木门刚被人推开,就从屋内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询问。

“娘,是我。我回来了,今日先生放课放的早,我买了些鸡蛋回来,咱们今晚吃。”只见一为身形小巧,面容俊秀的少年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稳稳的捏着一个布包。

这对母子,正是一年前终于离开了思诗轩的的孟诗与孟瑶。

而此时,距孟歌失踪亦已过去五年。孟瑶已经从那个轻易就能被哥哥抱起的幼童,长成了一位玲珑俊秀的少年,孟诗也从曾名倾一城的花魁成为了如今整日卧在床上容颜暗淡的病妇。当年,噩耗突至,孟诗母子心神巨恸之后,却又产生了一点微末的希冀。

既是生死不明,那就是并没人亲眼看到了孟歌的尸身,那么,也许孟歌只是混乱中与众人走散了而已,纵然今时骨肉分离,也许将来还会有再见的一天。

如今,他们只是一个身陷红尘的弱女子和一个尚需人照顾的孩童,就算有心想亲自去寻人或寻骨,却也无力而为,所以只能这样近乎自欺的安慰自己。孟歌的离去,除了在两人心上狠狠的剜下了一块血肉之外,亦让他们本有起色的生活重新跌入泥淖。

没有了孟歌时不时对老鸨的孝敬与奉承,老鸨也不愿意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孟诗推拒那些寻欢客了。再加上,孟诗近乎偏执的为孟瑶寻访所谓的“名师”,搜集修仙“秘籍”,只盼孟瑶能早日出人头地,被认回父族,到时也有能力去寻孟歌的下落。曾经一家人一点一点积攒的赎身之资,如流沙般的被消耗殆尽。盛名不再的“烟花才女”终是跌回原点,用一身皮肉,养活家人。孟瑶尚算快乐安稳的童年,也随着那一直为他抵挡风霜的身影一起湮灭。曾经几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天真逐渐被磨练成善识眼色,心思玲珑的世故。

孟瑶马上就要到十三岁的时候,孟诗终于再受不了这苦难人世的折磨,一病不起。老鸨眼看这人已经没用了,不想在为楼里多添一条冤魂,在拿走了孟诗大半积蓄之后,终于“好心”的将卖身契送还给了两人,然后将他们扫地出门。孟瑶终于离开了那一出生就身陷其中的肮脏之地,却也马上就要失去身边最后的依靠了。

不知是不是孟诗对孟瑶太过不舍,在离开思诗轩后,靠着断断续续的汤药居然又熬过了一年。然而她心里明白,她始终是活不到孟瑶成年,和找回孟歌的那一天了。回想她这一生,简直是一场笑话。早年为救父,沦落红尘,然而老父却还是没要熬过那年冬天;后来又痛失兄嫂,无奈只能在烟花之地抚养亲侄,却最终天地茫茫,生死不知;声名日盛,一腔痴心,所托非人,唯留腹中一子尚得一丝慰藉。只是如今,她也要抛下这尚未成人的亲子,留他一人在这吃人的世道里苦苦挣扎,去搏一个未知的前程。其实她知道,那个负心的金郎,决不会给这生于烟花之地的孩子多少疼爱,孟瑶作为一个生母为娼的私生子认祖归宗之后也定会受人轻视欺凌。然而,她死后,孟瑶一个文弱的少年,又继承了她的相貌,留在这三教九流混杂的地方,也许会遭遇无法预测的劫难。纵然前路荆棘,也只能推着他走上那尚能看出一丝希望的寻父之旅了。

孟诗握紧手中品相上佳的珍珠扣,看着孟瑶在屋里屋外忙碌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缕颇为苦涩的笑容。瑶瑶,娘亲不能再陪着你了,往后的路你要自己走。若上天还有一丝垂怜,这世上还会有一个最疼你的人,在未来等你。

当晚,吃过晚饭之后。孟诗没有像以往那样早早的睡下,而是让孟瑶拨亮烛光,握着孟瑶的手将一直没有告诉儿子的秘密全部吐露出来。

“瑶瑶,以前因为你还小,娘亲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你。现在...咳咳...必须要说给你听了。”孟诗只说了这几个字,就有些支撑不住的咳了起来。

“娘......别说了,今日太晚了,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孟瑶心中隐隐已觉得不好,眼中开始泛起了水雾。

“傻孩子,娘知道你从小聪明,懂事。如今...唉。你只认真听着我的话,记下来就好了...咳...你从小就知道你生父姓金,是当时四大修仙世家兰陵金家的修士。然而,娘亲没有告诉你的是,你父亲不是金家一个普通的修士,而是,那仙门之主,兰陵金家的宗主,金光善。所以娘才会那么严格的要求你,望你能早日修得一身本事,实是因为你父亲就不是一般人,你若想入他的眼,必要有入他眼的资格!这珍珠扣乃是他当年留给我的,到时候,你就拿着这信物去兰陵寻他...咳咳...咳咳咳”

“娘亲.....。”孟瑶听完生父那高不可攀的身份,也并无流露出别样的神色,只是急忙为母亲顺气。

“这第二件事,是关于你哥哥,不,是你姐姐的事。孟歌,其实是女儿身。”听闻此言,孟瑶的脸色猛地一僵。

“哥哥...其实是姐姐?”孟瑶似乎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样颠覆他多年认知的消息。

“是。当年,你舅舅命丧深山,你舅妈跟着去了。村里有人将你姐姐抱来给我,带来时作男童打扮,我后来发现秘密,便将这伪装一直保留了下去。便是你姐姐,当年,也一直以为自己是男子,以为...你是个小妹妹呢。”孟歌似是想起当年坑了儿子,骗过侄女的趣事,嘴角笑容多了几分真情实感。

“怪不得,怪不得...”孟瑶想起小时候总是被孟歌折腾的“惨事”,原只是以为哥哥是故意欺负他的,却没想到,真的是在拿他当妹妹宠着。

“你姐姐,若是...还活在世上,今年也已经过了十八岁了。她,应该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了。也不知,是否嫁了人呢。”孟诗想着那初见哭的可怜的孩童,如今也许已经嫁作人妇,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她九泉之下对兄长嫂子也有了交待了。“你日后要寻她,可不要尽去寻了男子,反而错失了姐弟相见的机会。”

孟瑶连忙点头称是。这之后,孟诗又嘱咐了很多,说了一夜的话,直至天亮才支撑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这一夜过后,不过两三日的光景,孟诗便撒手而去了。

孟瑶近乎麻木的安排好了孟诗身后事,待棺材入土,新碑立起后。在孟诗墓前磕了三个响头,便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北上兰陵。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5)

开始刀了.......

下章要接轨原著剧情了,也是这篇文的初衷,当瑶妹多了一个对他好,愿为他遮风挡雨的亲人后,他面对人生的每个抉择会做出怎样不同的选择呢......

曾经的挫折苦难造就了那个风华无双的敛芳尊,所以为了让本文的瑶妹更贴近原著,让姐姐先下线啦,不然只要有姐姐在,瑶瑶想吃苦也吃不到啦。(丧心病狂...)


-----------------------------------

自那晚祸事之后,孟歌不再安于做账房伙计这些轻省的活了,转而开始主动跟随一些游商四处奔走,倒卖各地的特产。那些商贩本不愿受这样似乎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少年,但见孟歌识字多,脑子灵活,又愿意吃苦,便也稍动善心,将他收入队伍,予他每次运货的分成。如此一来,孟歌拿到手的报酬便比以往多了不少。眼见着前路明朗,孟歌心里压着的大石也微微移开了一点,做事也愈发的勤劳,简直恨不得日夜不休,早日攒齐这决定一家人命运的赎身之资。

孟瑶虽苦于与哥哥相处的时间愈来愈短,但那晚娘亲被人欺辱,自己被人随意踢打的场景已经让这本就聪慧的孩童明白了三人的艰难的处境,也明白了每隔一段时间哥哥脸上疲惫却又充满希望的笑容是为了什么。自然不会因为这不得已的冷落而闹脾气。

不同于这两个孩子,孟诗的心里却因孟歌每次出门的时间愈来愈长而日渐忧虑。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孟歌其实是个女儿家的秘密。眼见着两个孩子都日渐长大,甚至大的那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孟诗心里不是不骄傲的,然而骄傲之余却又担心随着身体的成长,孟歌女儿身的秘密会被旁人发现。被思诗轩内的人发现就不用说是什么后果了,单单是孟歌一个人孤身在外闯荡的时候,被人发现,起了歹心,那也是无法承受的后果。可是每次看到孟歌一身精气干练的少年打扮,她的这番坦白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十几年的认知一朝推翻,对心智尚未成熟的孟歌来说会造成怎样的心神动荡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到时候孟歌心神恍惚之下,主动露出了破绽,引旁人发现异常,那便真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因此孟诗只能在每次孟歌外出回来之后,密切关注她的身体变化,待她自身有了发现之后,再细细开导,方为最稳妥的办法。

然而没想到,这番酝酿已久的满腔嘱托,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这一夜,孟歌久违的将孟瑶困在了梳妆镜前,又开始了他曾乐此不疲的打扮妹妹的游戏。这个游戏因为孟瑶逐渐长大,开始反抗哥哥每次对他的“为所欲为”而渐渐停止了。孟瑶小时还好,稍大一点便对哥哥总是把他打扮成一个小姑娘而十分不爽。虽然因为孟诗曾经私下说过哥哥太想要个妹妹了,并且哥哥对妹妹肯定会比对弟弟好上好几倍这样哄劝的话语,孟瑶默认了傻哥哥总是分不清男女把他叫成妹妹的事情,但并不代表他就能忍受孟歌把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往他头上脸上弄。因此经过了长时间的拉锯战,孟歌终于放弃了每天都要折腾自家妹妹的行为。因此时隔多年,仿佛雪堆出来的可爱妹妹再次乖乖的任他想插钗就插钗,想抹粉就抹粉的殊荣,让孟歌霎时就把心里对明天出门最远的一次行商的紧张给抛之脑后了。孟瑶的装扮在孟歌这么些年的审美提高和动手技巧的加成下,变得愈发精致了,打眼一看去好像真的是备受家人宠爱的世家小小姐一样。

“好了吗!”此时的孟瑶已经处在暴走边缘。

“嘻嘻,妹妹乖,哥哥这次出去一定会给你带更好看的珠花的。你一定喜欢。”

我才不喜欢珠花,男子汉大丈夫才不会喜欢这些花花草草,脂脂粉粉的。哥哥你简直不像个男人,孟瑶在心里腹诽道,面上也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孟瑶可谓是充分继承了孟诗的美貌,吹弹可破的小脸上做出如此不雅的表情,不但不会让人觉得丑,反而更显出孩童天然的稚气可爱了。孟歌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哇呜一下就在孟瑶肉鼓鼓的腮帮子上咬了一口。

“哇.....娘,坏哥哥,臭哥哥又欺负我了!”孟瑶从小最怕的就是孟歌一副仿佛他不是个小娃娃,而是一盘特别好吃的大点心的表情来咬他了。虽然知道哥哥只是在和他闹着玩,绝不会重口咬他,但是感受到孟歌那一口大白牙接触到皮肤的瞬间,他就反射性的嚎啕大哭起来,并且迅速的去找娘亲主持公道。

孟诗面带怜爱的看着两个孩子充满童趣的打闹,笑吟吟的装作敲了敲孟歌的头,然后又哄到孟瑶:“瑶瑶乖,娘亲帮你欺负回来,别哭啦。”

孟歌见孟瑶看来,立马装作被教训惨了的样子,嘴一撇,似乎也要哭出来了,只求哄得小祖宗止住眼泪。他也真的不明白,明明他咬的那么轻,为什么妹妹还是会哭,只能归于女孩子娇气,半点欺负都受不得。不过眼泪汪汪的妹妹似乎更好咬的样子,嘿嘿。

孟瑶自然不知道孟歌那堪称诡异的想法,见到娘亲为自己撑了腰,便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他了。

不一会,孟诗就轻轻吹熄了蜡烛,退了出去。床上,身量尚未长成的少女抱着一个软乎乎肉嘟嘟的小团子,睡得正香。

孟诗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明日孟歌远行要带的行李,复才安歇。

孟歌第二日吃完早饭,便背着行囊大踏步的走了出去,走出不远,又回头对站在门外目送他的一对母子挥手,然后脚下生风的走了。只要走完这一趟,孟诗赎身的银子便攒齐了,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美好的未来。彼时,少年意气风发的想着,只觉得这秋日的朝阳无比的温暖美好,却不知这浩渺天地,芸芸众生哪会事事如意。这世间祸事如此难料,或许一朝轻易别离,血缘至亲,再见已是阴阳两隔!

........................................

孟诗与孟瑶在云萍中等了一个月,只等到了商队死里逃生回来的一半幸存者。当世妖邪鬼物横行,修仙世家除之不净。此行路远且偏,偶遇邪祟,这一群普通的凡人顷刻便死伤过半,孟歌,生死不明!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4)

依旧是性别错位的一章呢

哥哥(姐姐)折腾妹妹(弟弟)......可以称为未来敛芳尊的黑历史呢,扎小辫什么的(变态的笑容......)

达成保护瑶妹的首杀✌耶

------------------------------------------------

自从某人喜得一妹之后,孟诗梳妆奁内的钗环水粉可谓是遭了殃,孟诗每天回去都要看到自己的亲侄女把亲儿子的脸画的大红大紫的,头上身上也尽是环佩玎珰,当真是有苦说不出。

这晚,孟诗洗簌完,回房时看到孟歌仍旧兴致勃勃的将小孟瑶抱在怀里,折腾他那才长长了些许的胎发,顿时觉得十分对不住儿子。转而又想到,孟歌终究还是女孩家的天性抵挡不住,虽然以为自己是男孩,可却不想想有那家的哥哥会每天乐此不疲的给妹妹梳妆打扮呢,更何况还不是妹妹。想着,想着,顿时决定再过几年,等孟歌能真正明白事理之后,便要告诉她真相,相信那时孟歌自己也会明白在此地男装的重要性,不会轻易的泄露出这个秘密了。

孟诗下定了决心,又看着两个小孩子拿着她的东西胡闹,看着看着却不由得露出了微笑。她豆蔻年华便自愿委身风尘,只愿为贫苦的家境与病重的老父换得一点救命钱,因从小跟父亲读书识字,在这烟花之地到难得获得一点才女的名声,虽也不是什么光鲜的事情,但却也让她在老鸨面前有了一点说话的资格。这些年在红尘中打滚,看到身边的姐妹与恩客之间逢场作戏,私心里却总还有一点奢望,有朝一日终遇良人,带她出这酒色勾栏,予她一方遮雨檐,也就够了。

遇到那风流倜傥的金郎时,她见他气质不凡,远非一般纨绔子弟可比拟,于是便将一颗真心奉上,望他看在这一腔赤忱,两厢情谊的份上,能带她出这苦海.....没料到,几月耳鬓厮磨后,便是再无音讯,徒留一颗珍珠扣。不是不怨的,但是好歹他又留下了一个孩子,她相信纵使金郎于她无情,却总不会让他的亲生骨血流落在外的。如今只需好好教养两个孩子,等一朝认主归宗,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思诗轩依旧是夜夜笙歌,只是流年偷换,那曾名动一时的花魁早已不复当年盛名了。孟诗早在生下孟瑶之后,就已暗中推拒接客的生意了,大部分时间都宁愿坐在大堂中一宿一宿的弹琴助兴。然而,少了客人私下的赏银,再加上孟瑶也已到知事之龄,为了认祖归宗后能被父亲看重,少不得也要将他送入学堂,让他正经的读书明礼,早些年储下的私房钱也已渐渐的要花光了。连累的孟歌也常常偷跑出楼,打杂挣钱。倒也不是孟诗厚此薄彼,只送儿子去上学,就忘了侄女。只是孟歌小小年纪便遭遇父母双亡之事,流落在姑姑身边,客居在这青楼里,身边尽是三教九流的人,看得多了,也格外的早慧。心里明白姑姑的处境不易,再加上隐约知道孟瑶的亲爹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所以自愿早早的离了学堂。因从小跟着孟诗学了不少诗词,虽只正经读书了一段日子,但在这些大字不识的市井小民里也算是个“秀才”了,所以年纪虽小,却也有书斋店铺愿意雇他记些帐,给他一份工钱。因孟歌为人乖觉,常常买些东西孝敬老鸨,老鸨也不缺那一两个端茶送水的小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他去了。

然这一晚,孟歌仍旧低眉顺眼的坐在厅内弹琴,却被一以前一直觊觎花魁却苦于花魁身价颇高的一名市井无赖盯上了。那男人坐在堂内喝了几壶酒,热意上头,便走到孟诗身边想将她拽上楼去。孟诗哪里肯愿意,可再怎么挣扎,她一个弱女子有怎么抵得过一个醉酒的莽夫的力气呢。眼见着就要被拽入房内,虽有花娘见机去叫老鸨来处理此事,一时之间却也赶不上了。

“娘,娘.....你放开我娘亲!”在后厨打杂的孟瑶隐约听到前堂喧哗,大人们的言语之间似乎听到了提到了孟诗的名字,又哪里还记得娘亲和哥哥让他千万不要往前堂去的嘱咐。他见堂内众人似是怕惹事上身,都只远远观看这一场闹剧,见孟诗挣扎的凄惨,却无一人上前帮忙。顿时气性上了头,像个小炮弹一样的冲上楼梯,对着那男人抓诗孟诗的手就是狠狠一咬。那无赖吃痛,下意识的放开了孟诗,看到身上挂着的小人,恼羞成怒的抬脚便踹。才五六岁的幼童如何受得住这一脚,霎时身子都飞出去了,眼看就要摔到楼梯上,再一层层的滚下去。在场的不少人都已面露不忍之色了。

孟瑶只觉得胸前一痛,身子一轻,仿佛飞了起来,慌乱之间只撇到孟诗脸上那惊惧欲绝的神色。孟瑶想着这么高的楼梯滚下去,一定会磕破皮的,到时候自己要忍住不能哭,省的晚上哥哥看见了,比自己哭的还厉害呢。也不知谁才是哥哥了,怎么有哥哥比弟弟还能哭的呢。

孟瑶正闭目等待着疼痛的来临,却突然撞入了一个不算宽厚却无比坚定的怀抱。

“瑶瑶,别怕,哥哥在。”

孟歌今日下工,刚赶回楼内,就听见前堂无比喧哗,心内一跳,便急急的跑了过去,恰巧撞见孟瑶被人踹下了楼,想也不想的飞身上前,用尚且稚嫩的胸膛接住了小妹妹。自己却被冲劲狠狠的撞到在地,后背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但是当他看见怀里完好无损的孟瑶之后,便觉得被狠狠扯住的心脏放松下来了,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赶紧安慰已经被吓出泪来的孟瑶。

这是年幼的孟瑶,自记事后一直深深存在心里的,天下间最安全最坚定的怀抱。

老鸨终于赶到了,支使手下的龟奴将这闹事的地痞赶了出去,这一晚的闹剧终于算是结束了。

然而,孟歌却被孟诗与孟瑶毫无抵抗之力的被人欺辱的画面深深的刺激到了。他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将姑姑从这里赎出来,带着孟瑶离开这个任人践踏的地方!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3)

脑洞太大,堵不住,慎点哦


是妹妹,不是弟弟。咬小孩狂魔,孟歌喜提瑶妹(此人已疯......)


-----------------------------------------------------------------

眨眼间,名叫孟瑶的小娃娃已经从一个在摇篮里翻个身都困难的小不点长成了能满地乱爬的小肉团,而孟诗也要重新开始接客了。虽说孟诗尚在坐月子的时候,孟歌就已经很有小大人的样子在照顾新生的小弟弟了,但是当孟诗不能时时守着他们两的时候,孟歌这个也不过七岁的孩子也经常被那肉乎乎身上泛着一股奶香味的小孟瑶弄的手忙脚乱。

今日,孟诗似乎又不能早点回来了,孟歌给弟弟喂了点米糊就准备洗漱睡觉了,岂料向来都比较乖巧的孟瑶今日不知怎地,将最后一口米糊噗的吐了出来,喷了两个人一身。得,小祖宗,还好我早早的托厨房的大婶拎了水过来,不然今晚我看咱俩谁也别想上床了。孟歌叹了口气,将碗放下,挽起袖子一瓢一瓢的兑好了洗澡水,就去解孟瑶身上的小衣服。要说帮小娃娃洗澡还真是头一回,未足岁的孩子本就不能经常洗澡,小婴儿体弱,怕脱脱穿穿的一不小心就会冻着了,因此孟诗也只是隔一段日子才亲自给孟瑶洗一洗。现下虽是夏末,天气却也未转凉,孟歌细心的兑好了寒热适宜的水,便将光溜溜的还在那咧嘴傻笑的小家伙抱进桶里,挽起衣袖轻柔的擦洗着眼前这个软乎乎白嫩嫩的肉球。只是洗着洗着,孟歌觉得牙痒起来了。握着小家伙触感柔软的小胖手,孟歌终于抵不住诱惑,在被水汽蒸的越发鲜嫩可口的小脸上咬了一口,鼻尖充满着甜丝丝的奶香味,简直比厨房里做的奶糕儿还可口。

小孟瑶本来开开心心的坐着享受着他人殷勤周到的服侍,哪想天降横祸,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咬了一口,虽然不至于多痛,但是这种奇怪的动作顿时就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伤害。嘴一撇,就哭了起来。

孟歌咬完弟弟,发现把人惹哭了,还带着新鲜牙印的小脸立马就哭的通红,看着十分可怜,顿时就慌了。

“诶,宝宝....瑶瑶,小宝贝,小祖宗,别哭了,我错啦,我错啦,不然你咬回来。”说罢,孟歌也将自己肉肉的脸蛋送到孟瑶的嘴边。

孟瑶哭的正凶,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就看到某人放大的脸和嘴里一口大白牙,顿时更慌了“哇哇哇...嗝,嗝.....呜呜呜。”哭的直打嗝,但是孟歌可不这么想,还以为弟弟终于会叫哥哥了,顿时一激动就把小家伙从水里捞了出来,尽力举得高高的,然后抱着人转了一圈又一圈,露出一脸傻哥哥的笑容。嘿嘿,咬一口,换一声哥哥,真划算。不知道孟歌是怎么想的,居然得出了一个离谱到天边的结论,算是为小孟瑶今后的人生中那时不时就要被哥哥咬一口的悲惨生活找到起因了。

不过孟歌此时脸上的笑意却慢慢僵了,举得高了才发现,为什么弟弟长得和自己不一样?孟歌正是初识男女之分的年纪,加之身在青楼,自然会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所以他隐隐约约的知道男孩子女孩子的区别主要就是身体的某些部位不同,现在,自己是哥哥,那弟弟到底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恰逢这时孟诗也回来了,推门进房,就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随着孟歌动作僵硬的将孟瑶放在了榻上之后,她听到了孟歌似乎隐藏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姑姑,为什么....为什么弟弟长得和我不一样,我们不都是男孩子么?”

孟诗一呆,似乎是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她为了力求不让任何人发现孟歌的女儿身,一直连孟歌都骗了,难道今天就要功亏一篑?不,不行,不能这样,如果歌儿说漏了嘴,那妈妈也定会知晓,到时候,歌儿想离开这,才真是难上加难。对不起了,瑶瑶,只能先委屈你了。电光火石之间孟诗做好了决定,于是便开口道“唉,歌儿,我今天和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啊.....瑶瑶其实是妹妹呢,但是为了保护她,姑姑才一直对别人说瑶瑶是男孩子呢。”

原来!真的!是妹妹啊!孟歌看向床上的小团子,眼底的怜爱之情几乎瞬间翻倍“嘿嘿,妹妹,哥哥一定会对你好的,比对弟弟更好。”孟瑶听着孟歌激动的发言,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小身子一歪,睡着咯。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2)

月至柳梢,华灯初上。云萍城内的秦楼楚馆正是一天中最繁华的时刻。思诗轩后厨,一个小小的孩童正坐在灶台后面,用两只小手握着火钳拨弄着炉内的柴火。

“孟哥儿,过来,吃些糕点吧。”有厨娘看到小孩儿的脸被火焰印的通红,不由得有些心软,便唤他过来吃从前堂撤下的糕点。

只见那不过五六岁的孩童,将灶内的火拨的小了点,才放下手中的物什,走了过去,当真是思虑周全。

“谢谢大婶。”孟歌捧着块小点心,冲厨娘羞涩的笑了笑,颊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惹得厨娘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发顶。

这孩子,正是三年前被人送到思诗轩的孟歌。当年,孟诗以主动上交每月半数的缠头为代价求得老鸨答应留下这个孩子。左右也只是添一双筷子,再加上孟诗正当红,老鸨也要给她几分面子,反正楼内也不乏有花娘生下的孩子,再多一个花魁的侄子,也没什么。只是,老鸨不知道,这孩子并不是孟诗的侄子,而是侄女!原来,当时准备送孩子来青楼的邻居们多了个心眼,毕竟是那等去处,一个男童总比女童会过的好一点儿,所以特意把孟歌身上女孩子的小花袄给换了,再加上人小,只看脸倒也分不太清男女。后来孟诗给侄儿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事实,也马上反应过来,并一直努力的维护着这个假象,穿男孩儿的衣服,梳男童的发髻,甚至以防万一,常常对孟歌说,你是小男子汉,要勇敢,要坚强,不能总是哭鼻子等等。现在的思诗轩里,除了孟诗,所有人都以为孟歌是个男童,包括孟歌自己。

吃完了糕点,孟歌又小心翼翼的跑到一个药罐边,眼巴巴的望着从罐内溢出的蒸汽。很快,就有人过来将药罐揭开,将药倒到几个碗里。孟歌赶紧拿着一个托盘,端着一碗药走了出去。

“姑姑,喝药了。”已怀胎七月的孟诗放下手中的书卷,望着那小小的还不到成人腰部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药的样子,眼中充满了疼惜。自从她怀了金郎的孩子,并坚决要生下来后,老鸨虽没有强迫她打胎,却也削减了她平日的吃穿用度,连一碗安胎药,都需要小小的孟歌去厨房打杂才能换来一碗。孟诗怜爱的摸了摸孟歌的头,想着这孩子的懂事,心内想着即使有了亲子,也要一如既往的对孟歌好,绝不能厚此薄彼。

孟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姑姑将汤药饮下,内心就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高兴。他可是男子汉小丈夫,一定要保护好姑姑和她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

“姑姑,小宝宝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呀。”孟歌伸出小手,轻轻的碰了碰孟诗圆滚滚的肚子,感受着胎儿隔着肚皮的动静。

“怎么,咱们小歌儿迫不及待的想当哥哥了么。”

“嗯,等小宝宝出来,我一定每天给他唱歌儿,陪他玩儿,听他叫我哥哥,一直一直对他好。”

“好呀,我们孟歌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也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孟诗在心里补充道。

..........

日子如流水般过去,孟诗肚子里孩子的爹再也没有出现在思诗轩了。孟诗虽然伤心,但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只在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好的教养这个孩子,好叫他将来能够认祖归宗,并把孟歌也带离这烟花之地,她这一生也就别无所求了。

第二年,冬末,在孟诗筋疲力竭的喊叫中,一个健康的男婴出生了,取名,孟瑶。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1)

私设较多,有原创人物,目标是宠瑶妹,当瑶妹的人生中还有一个一直对他好的亲人时,瑶妹的一生将会有怎样的变化。

这一章瑶妹还没出生呢,但是整个文的就是为他写的,那tag就一直打下去了。


-------------------

今年的云萍,冬雪极大。路上行人寥寥,连城内最热闹的酒肆赌馆也门可罗雀。思诗阁虽然早早挂上了红灯笼开门迎客,却也没有什么人能在这么冷的冬天里还有心情来寻花问柳。往日在阁外揽客的花娘们也受不住肆虐的北风,纷纷回到楼内避寒取暖。

“咚咚咚”,思诗阁的角门突然被人敲响,门房不耐烦的打开了大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佝偻着背的灰衣老妇,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半旧小袄的孩子。

“这位大爷,你们这,是不是有一个叫孟诗的姑娘?”老妇似是抱不动这小小的孩子了,将孩子放了下来,牵住了孩子的手才开口询问道。

“哟,这位大娘,你要找花魁娘子做什么,还带着个小娃娃,莫不是来寻亲的?”大概是这样的组合很难在这种地方出现,门房难得有了点耐心询问道。

“大爷你猜的没错,这孩子的确是孟诗的亲侄儿,他那老爹今年冬天进山打猎不慎掉到坑里冻死了,他亲娘早就病了,家里男人没了,也没熬几天也就去了,只留下这孤零零的一个娃儿。听说早些年这孟家的姑娘为了给爹爹治病,自愿进了这楼里,现在他们孟家也只剩下这两个人了。如果孟诗姑娘不能养着这娃,这娃估计也要随他爹娘去了。”说罢,老妇摸摸还懵懂无知的孩子的头,眼角已经溢出了泪来。

“啧啧,可怜啊.....,我去帮你通报一声,你在这等一会。”这门房也还算心善,想了想这花魁娘子的确是个孝顺的,便起身朝楼里走去。

今日没什么客人,孟诗便也只呆在房中看书,忽听阁中的门房敲门问道“花魁娘子可在?”

“嗯,在呢,有何事?”孟诗有点纳闷,她平日偏爱在房中读书练琴,不像其他花娘那样,闲暇时还上街游玩,和这门房几乎都不怎么见面,今日他有什么事来找自己。

“花魁娘子啊,你家里的兄弟近日没了,有个老大娘带着你的侄儿来投奔你呢。”

“什么!”孟诗乍闻亲人离世的噩耗,心中一悸,猛然打开门,向外冲去。

等到孟诗冲到角门的时候,那个老妇人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离开了,徒留那幼童站在门外嚎啕大哭着。想来是怕孟诗不愿意留下这个孩子,所以早早走了,也算是绝了一条退路。倒也不是这老妇人心狠,只是她们那村子实在贫苦,平日里地里种的粮食,还不够村民自己吃的。若不是如此,孟诗当年也不会为了给父亲换点救命钱,就自愿沦落风尘,孟诗的兄长也不至于大冬天还要进入深山寻食,从而丢了性命。所以谁家里也养不起平白多出的一个孩子,还不如将孩子送到云萍城里的姑姑那,虽是在青楼,但如果能留下来,好歹也不会饿死这娃娃了。

孟诗将这从未谋面的小侄儿抱起,这孩子大概才两三岁的年纪,而她恰是五年前就离开了家里,将自己卖入了这城中最大的楚馆之中。

孩子的脖子上还系着个玉佩,玉的成色不算多好,但是胜在做工精巧。孟诗的身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正是他们兄妹俩从小带到大的传家之物。

“哥哥......”孟诗的眼角终于滑下两行热泪,同时手上也不忘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安抚着这哭的快喘不过气的小人儿。

“乖,别哭了,我是你的姑姑,以后姑姑会陪着你的.....告诉姑姑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似乎还没从被人抛弃的恐惧中回过神来,虽哭声减弱,却一时还在抽噎着。孟诗无法,只得先将孩子抱回去,还要恳求阁里的老鸨,将这孩子留下了。

孟诗将哭的脸都花了的孩子放在香榻上,拿热毛巾给他擦脸。待到收拾完毕,这幼童终于停下了哭泣。孟诗又细细的将自己的身份解释给孩子听,末了又问了一句可起了名字。

“我....我叫孟歌,爹爹说是诗词歌赋的歌。”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

督促自己,中秋假期开始动笔,姐姐的名字都想好了。这一世瑶瑶身边始终有人怜爱。
没想到中秋国庆都加了班......呜呜。但是决定一定要写这篇文,设定已经想好了,姐姐名叫孟歌,修仙后的剑名,逢君。剩下的就不剧透了,争取早日让脑洞面世

假如孟瑶有个姐姐

(债多了不愁,光有脑洞不知道怎么写ㄟ( ▔, ▔ )ㄏ)
假如瑶妹有个姐姐,那瑶妹的一生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然而我又丧病的希望瑶妹还是会从孟瑶变成金光瑶,所以瑶妹曾受的苦还是无法避免的(魔鬼本人了)。但是当瑶妹身边还有个真正把他放在心上的至亲,那么也许瑶妹是不是不会走上观音庙内永世不得超生的结局呢?
然而现在的bug是,瑶妹和姐姐都是在青楼长大的,那怎么避免姐姐一出生就会被迫成为花娘呢?emm…我私心决定让姐姐一直女扮男装,不过怎么瞒过老鸨什么的一直想不出来…如果想好怎么圆这个逻辑,那应该就会开始写了。有没有小可爱能提供灵感呢?
感情线的话,我其实all瑶都吃的⊙▽⊙就想宠瑶瑶。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看这样的设定,从入坑起就喜欢瑶瑶很久了,终于决定为爱产粮了(。・ω・。)ノ♡

我可能不适合二刷电影吧…这一场内心几乎毫无波动啊…可能觉得吞刀子吞习惯了,已经没感觉了